首页 > 百汇俱乐部 > 百汇鸡汤
百汇鸡汤
管理鸡汤|制度是万能的?——分粥故事后传
发布日期:2015-09-23     [返回]

       企业管理中,很多人有一种错觉,认为企业管理只要引进完美的管理制度,管理就万事大吉了。而且一些咨询顾问公司不断地强化灌输这种思想,还吹嘘只要有了好的制度,企业就不依赖人才了,于是乎很多老板或高层管理者相信,只要用了某某制度,公司的管理水平就一定会提高,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。于是乎很多老板或企业高层热衷于引进各种“先进”的管理制度。问题是,有绝对完美的包治百病的制度吗?我认为没有。而且,企业中,优秀的人才与好制度缺一不可,而且人才比制度更重要。当然,差的制度会让好人变坏这是对的,但是有了好的制度,就一定能令坏人变好?不现实。再“好”的制度都不可能是绝对完美包治百病的。



       崇尚制度万能的人喜欢拿分粥的故事来佐证他们的观点。这个故事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。为了描述方便,我先转在下面,以前看过的人可以跳过去,直接看我写的后传。

故事说,有7个人住在一起,每天共食一锅粥,因人多粥少,争先恐后,秩序混乱,还互相埋怨,心存芥蒂。于是,他们想办法解决每天的吃饭问题———怎样公平合理地分食一锅粥。

他们试验了不同的方法:

第一种方法,指定一个人分粥,很快大家就发现,这个人为自己分的粥最多,于是又换了一个人,结果总是主持分粥的人碗里的粥最多最好;

第二种方法,大家轮流主持分粥,每人一天,虽然看起来平等了,但是几乎每周下来,他们只有一天是饱的,就是自己分粥的那一天;

第三种方法,推选出一个人来分粥,开始这位品德尚属上乘的人还能公平分粥,但没多久,他开始为自己和溜须拍马的人多分,搞得整个小团体乌烟瘴气;

第四种方法,**一个分粥委员会和一个监督委员会,形成监督和制约机制,公平基本上做到了,可是等互相扯皮下来,粥吃到嘴里全是凉的,大家也很不满意;

第五种方法,轮流分粥,而分粥的人要等到其他人都挑完后才能取剩下的最后一碗。

令人惊奇的是,采用此办法后,七只碗里的粥每次都几乎一样多,即便偶有不均,各人也认了,大家快快乐乐,和和气气,日子越过越好。

针对这个故事,我写了个后传,证明制度不是万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 话说采用轮流分粥,而分粥的人要等到其他人都挑完后才能取剩下的最后一碗的办法后,开始时七只碗里的粥每次都几乎一样多。

在这七个人中,有2个人是好朋友,假设分别叫A和B。后来A和B串通,每次轮到自己分粥时,都给对方分最多,然后对方再转回一些给自己。比如A分粥时,把锅里一半的粥都分给B,剩下的分成6等份,虽然A挑的最后一碗粥也是很少,但是B把自己得到的粥分一些给A,于是就他们两个粥最多。这样下来每7天中有2天A和B的粥是比别人多的,剩下5天大家的粥是一样多的。

C看见这种情况,于是也开始跟A和B拉好关系,于是他们3个组成了一个团伙,于是每7天他们3个人能分到最多粥。

剩下的4个人D、E、F、G一看这架势,于是也互相组成一个团伙,这样一来变成A、B、C有3天分到的粥比D、E、F、G多,有4天比D、E、F、G分到的粥少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可能的发展情况是,D、E、F、G还没团结起来,D就先加入了A、B、C的团伙,剩下的E、F、G不让加入了,于是每7天中有4天A、B、C、D能分到最多粥,剩下3天所有人分到一样多的粥。E、F、G变成了弱势群体。

       结果表明,采用轮流分粥,而分粥的人要等到其他人都挑完后才能取剩下的最后一碗的办法,也无法做到分粥公平。

       后来这7个人接受了顾问公司的辅导,顾问公司建议引进KPI考核方案,每个人按其种植的粮食的产量为KPI指标,由KPI指标的高低决定其分配到的粥量。由于A是绩效考核万能的鼓吹者,于是A得到了绩效考核员的肥差,他只要承担绩效考核及时率的指标,其余的6人承担种植粮食的产量的KPI指标。

他们有1亩种水稻的田,2分种菜的地,以前种植粮食是一起合作种植的。现在要考核每个人的KPI,于是需要对现有的田地进行分工。田与地不同,而且田有肥沃与贫瘠之分。为了争好的田地,他们之间抢得不可开交。最后一刀切的方案,6个人每个人平均一个人分得2分田或者2分地。B由于与A关系好,获得了2分地种菜的美差。其他人也根据与A的关系或手段的高明与否,获得肥沃或贫瘠的水稻田。

     在设立水稻田产量的KPI时,由于有的肥沃有的贫瘠,大家在谁的产量目标应该多高,应该高多少的地方又争得不可开交,最后各显神通,制定了自己认为合理的目标,与A关系不好的人的自己设置的目标被否决,被强行提高了产量要求。

后续问题还一大把。

      以前一起协作种田的时候,有的人干农活少点,他就多承担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,现在由于以粮食产量来决定他的KPI乃至分到的粥多少,他也没兴趣做对KPI没好处的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了,搞得他们的住处公共区域脏乱差也没人管。还有很多不计入KPI考核的事,现在都没人愿意做了,都把心思花在提高粮食产量上去了。

由于水稻需要灌溉,水资源又紧缺,以前没分田的时候都会合理分配水资源,现在大家都在争夺水资源,都希望自己的田里得到更多的水,于是争得不可开交,而且在抢水过程中还有一些水白白流走了。

有的人的田相邻,在相邻的田里之间也经常发生互相占用别人的田的事。

      种菜的B由于以菜的产量——重量为其考核目标,他发现用来喂猪的大青菜产量最高,于是他在土里只种大青菜,搞得大家天天只能吃喂猪的大青菜,以前的时候还会多种几种蔬菜的。B自己吃腻了青菜,就会偷偷地把一部分青菜和外面的人换,换一些好吃的菜来改善生活,当然也少不了贿赂A的一份,于是即使有人举报B的时候A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这样一来,B不但自己的KPI很高,而且自己还能吃到各种菜。
种水稻的人在产量上也各显神通。比如说有人在稻谷上掺入沙子提高其重量。本来稻谷应该晒干后才秤重量的,结果有人没晒干就拿去秤了,如果被盯得紧,有人就先晒干,然后偷偷地晒水上去,结果这些稻谷有在以后的日子里发芽的隐患。还有的人专门研究在秤上如何做手脚,结果还真研究出名堂出来了。还有的人先借外面的人的稻谷来秤重,秤完后再设法还回去。更有甚者,由于产量不够就去偷别人的稻谷来上交,最后被人发现,别人对他们进行10倍的索赔要求,偷人稻谷的人虽然KPI被扣分了,但是7个人的总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。还有人由于对其中某个人不满,为了拉低对方的KPI,故意损坏对方的稻田。

分享到:
返回顶部